关键字: 范围: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寻子三十三载找到竟变女儿身
发布时间:2020-01-07 13:41:58|来源:|作者:

  

  

  ◤丁某某请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制作的“儿子”模拟画像。

  苦苦寻找33年的“儿子”,终于找到了,但经过反复确认和DNA比对,“儿子”却是一个女儿……

  对年过花甲的丁某某来说,人生最大的悲喜莫过于此。33年来,丁某某一直千方百计地寻找刚出生几天就失踪的“儿子”。如今,在四川、新疆两地警方的帮助下,她终于了却心愿。

  “儿子”究竟是怎么失踪的?“他”又是如何变成“她”的?

  刚生5天“儿子”失踪

  丈夫说送人了

  丁某某,四川省峨眉山市符溪镇人。曾经,对她来说,1700公里外的甘肃张掖完全是一个陌生之地,她从没想过自己会与那里“纠缠”半生。

  时间回到1985年,时年26岁的丁某某经人介绍认识了42岁的侯某某,两人均离异。侯某某老家也是峨眉山的,在张掖某水文站上班,丁某某便跟着他从四川到了甘肃,两人结了婚。过了几个月,丁某某怀孕了。

  1986年4月的一天,她突然肚子疼,便赶紧去到医院,孩子一下子就落地了,护士说是个男孩,她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在丁某某的记忆中,第三天护士抱孩子进来喂奶,她伸手接过来,见孩子长得白白胖胖,自己很高兴,但她没有奶水,护士便抱走孩子去喂奶粉,“没想到那是我见孩子的唯一一面。”

  丁某某说,第五天,自己能下床走动了,却发现“儿子”失踪了,医生说孩子已被丈夫抱走送人。这时,丈夫侯某某也赶到医院,确认孩子已经送人了,“我一下子蒙了,问他孩子送去哪里了,他说不知道,反正养不起。”

  33年苦寻“儿子”

  生个女儿参考相貌

  “我没保护好‘儿子’,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和自责的事。”她不想孩子连个名字都没有,便给“儿子”取了个名字——侯兵。

  丁某某说,那段时间她天天以泪洗面,想尽办法把孩子找回来。“找孩子要花钱,我就学做生意。”丁某某开始从四川老家批发草席、扫把、扇子等托运到甘肃张掖,走街串巷摆地摊叫卖,逢人便问“有没有认识的人,收养了从医院抱走的娃……”

  不过,对于只见过“儿子”一面的她来说,寻人实在太难,甚至都不能准确描述孩子的相貌。“我就想再生个孩子,作为第一个孩子样貌的参考。”

  1987年,丁某某再次怀孕,这次她跑到河北石家庄生育。1988年6月,二女儿侯某出生了。女儿100天时,她与女儿照了合照。后来,她将女儿送回四川老家,自己继续到张掖做生意挣钱。丁某某说,她在张掖找了好几年,但一无所获,直到女儿要读书,她才回到四川峨眉山老家。1998年,她和侯某某离了婚,但寻子一直在继续。

  对二女儿侯某,丁某某觉得非常愧疚。多年来,她一直对侯某少有陪伴,总是尽可能地用金钱弥补。在她的支持下,侯某长大后留学美国,如今定居西雅图。

  前几年,丁某某听说有个“宝贝回家”网站可以寻亲,从此,开始了网上寻子之路。

  比对DNA

  在新疆找到亲人

  2018年8月,丁某某还去济南找到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警官,模拟出了侯兵的画像。

  去年4月,丁某某再次到峨眉山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求助。警方采集了丁某某和其前夫的血样,录入全国拐卖失踪儿童数据库,很快就有了重要发现。

  在3000多公里外的新疆塔城地区沙湾县,有个名叫樊某某的女子DNA与丁某某和其前夫的DNA近似。但丁某某找的“儿子”怎么会是一名女子呢?峨眉警方迅速前往新疆核查,经过基因比对,确认樊某某就是丁某某之女。

  侯某某介绍,当年送走孩子也属无奈,因为跟丁某某再婚时,他已有3个孩子。侯某某回忆,当时护士说是男娃,心想反正要抱养给别人,也没关心孩子性别。而丁某某表示,当初她也只见过孩子一面,连具体样貌都没看清,当时护士说是儿子,就当成儿子找了33年。当民警将DNA鉴定结果告诉丁某某和侯某某时,他们都感到惊讶,当年生下的“儿子”竟变成了女儿。丁某某猜测,“可能护士不想我们再去找,就故意说错性别。”

图文推荐

城市新闻

商业视点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