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范围:
当前位置:首页 > 纵深调查
双林生物2100万推广费黑幕:中间人行贿173万
发布时间:2019-11-22 13:54:27|来源:|作者:

  11月19日,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因公司控股股东变更,根据经营及业务发展需要,公司名称变更为“南方双林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证券简称由“振兴生化”变更为“双林生物”。

  从1995年的宜春工程到现在,双林生物几经更名和变迁,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不过,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披露的《何云霞行贿二审刑事裁定书(2019)粤刑终964号》(以下简称“《裁定书》”)却揭开了双林生物5家单采血浆站设置审批过程中不为人知的内幕。

  《裁定书》披露,为给获得单采血浆站的审批,2015年至2018年期间,何云霞作为中间人从广东双某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实为广东双林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双林生物全资子公司,简称“双林公司”)获得2100万元推广费,给予原广东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张某(另案处理)财物共计人民币183万元,其中173万元与5家单采血浆站的设置审批相关。

  11月19日,双林生物证券办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公司办公地址一直在广东湛江,上市公司旗下主要就是子公司广东双林公司,基本上所有人员都在湛江。太原办公室只有两三个人,主要做接待一类的事情。对单采血浆站方面的问题,双林生物未对记者作出回应。

  2100万元推广费

  据《羊城晚报》今年8月报道,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广东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张某涉嫌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据报道,张某被指控索取和收受他人财物共计2086.25万元。张某给多家血液制品公司在单采血浆站申请审批方面提供了帮助。

  双林公司廉江等5家单采血浆站设置审批的幕后故事被《裁定书》予以曝光。

  双林公司方面证实,2015年,双某公司与何云霞商谈合作事项,由何云霞代表广州市沃吉东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吉东公司”)与其签订《合作建站协议书》,约定双方成立5个单采血浆站,其公司占股80%,沃吉东公司占股20%,由沃某公司负责单采血浆站浆源发动与推广。

  根据约定,每个单采血浆站的推广费为人民币300万元。后经过双方补充协议约定,河源市的单采血浆站推广费调整为380万元,中山市的调整为550万元。该公司已支付给何云霞廉江浆站300万元、遂溪浆站400万元、东源浆站480万元、中山浆站600万元、鹤山浆站320万元,总计2100万元。

  《合作建站协议及补充协议》证实,双林公司负责新公司设立、登记、站点选择、申报材料等。沃吉东公司负责与广东省卫计委、市县卫生局等各级行政机关协调与联系工作,并负责取得新公司所对应单采血浆站相应布点的批件及许可;协调广东省卫计委专家及相关主管部门的验收工作;负责新公司的血源发动与推广。

  据何云霞供述,其与张某相识缘于炒股。因为张某主管广东省内单采血浆站方面的审批业务,何云霞与张某关系较好,此时的双林公司正欲申请新建单采血浆站,因此,何云霞被聘为双林公司的总经理助理。

  “当时双某公司正在大力拓展单采血浆站的业务,一开始想通过收购的方式来购买单采血浆站,但是一直都没有成功,因此就只能自己申请新建单采血浆站。双林公司知道我跟广东省卫计委医政处的处长张某关系比较好,而张某就是主管单采血浆站的审批业务。因此双某公司就找我合作,并且聘任我为双某公司的总经理助理,负责双某公司血源部单采血浆站的设置申请、许可、验收等与政府行政审批方面的沟通协调工作。”何云霞供述称。

  二审审判中,何云霞提出本案为单位行贿。最终,法院驳回了其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

  指标倾斜

  双林生物主营业务为血液制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主要通过单采血浆站获取血浆,采用生物学工艺或分离纯化技术等制备相关生物活性制剂。双林生物2019年半年报介绍,目前其拥有13家单采血浆站,已在采的浆站11个,2个建设完成等待验收。

  据了解,血液制品的产量主要取决于投浆量,而投浆量又取决于单采血浆站的数量和供浆员的数量。

  单采血浆站的设置并不容易,这一点从双林生物既往单采血浆站的设置审批中也可以看出。

  双林生物2014年年报表示,和顺双林、隰县双林、绛县双林和石楼双林四家山西新建的血浆站经过多年努力,仍不能采浆。双林生物目前正在积极向山西有关部门沟通和顺双林采浆区域划定和隰县双林、绛县双林验收问题。

  工商信息显示,上述四家单采血浆站公司成立时间分别为2012年2月、2011年8月、2011年8月、2010年7月(其中,绛县双林单采血浆站有限公司已经注销)。截至双林生物2014年年报发布的2015年4月,四家单采血浆站等待审批最短的有3年多,最长的近5年。

  2016年11月,原国家卫计委和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关于促进单采血浆站健康发展的意见的通知》显示,要求严格新增单采血浆站设置审批。文件要求,新增单采血浆站的设置审批原则为向研发能力强、血浆综合利用率高、单采血浆站管理规范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倾斜。这意味着,新增单采血浆站设置审批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根据《单采血浆站许可审批规程》,申请设置单采血浆站的,首先由县级卫生行政部门初审,再由市级卫生行政部门审查同意,最后报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审批。经审查符合条件的,由省级卫生行政部门核发《单采血浆许可证》。

  据何云霞供述,大约2015年10月、11月前后,双林公司申请的廉江双某单采血浆站已经通过廉江和湛江的审批,已经递交到广东省卫计委医政处走最后审批流程。

  有了张某的帮忙,双林公司廉江单采血浆站很快就通过了广东省卫计委的审批。“2015年11月左右,廉江血浆站顺利取得批文,2016年春节前,张某亲自带队组织专家去廉江验收,并顺利通过。”何云霞供述称。

  有了张某帮忙之后,双林生物单采血浆站建设进展加速。2015年,双林生物年报指出,当年单采血浆站建设取得突破。“廉江、东源两家单采血浆有限公司获得省级卫生行政部门批复,准予建设。2016年2月23日,廉江双林完成建设并通过执业验收,准予采浆。”

  工商信息显示,廉江和东源单采血浆有限公司均成立于2015年5月。两家单采血浆站公司注册成立不足1年即获得审批和验收,准予采浆。

  单采血浆站的设置条件非常严格,并且还有数量限制。根据《单采血浆站许可审批规程》,在一个采血浆区域内,只能设置一个单采血浆站。单采血浆站应当设置在县及县级市,不得与一般血站设置在同一县级行政区域内。

  有了何云霞与张某的私人关系后,双林公司得到了更多单采血浆站指标。何云霞供述表示:“尤其是在中山坦洲双某单采血浆站的设置方面,张某多次帮我打招呼……并且明确表明,全省剩下的单采血浆站的指标只能给双林公司了,当时省里另外三家有资格的生物制药公司的指标都已经用完了,也就是说只有双林公司有资格申请单采血浆站。”

  作为给双林公司拓展单采血浆站的中间人,何云霞不仅获得了2100万元推广费,还通过沃吉东公司获得了所涉单采血浆站的20%股权。

  天眼查数据显示,沃吉东公司分别持有3家公司的股权,分别为遂溪双林单采血浆有限公司、廉江双林单采血浆有限公司、中山市坦洲双林单采血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均为20%,其余80%股权由双林公司持有。

  沃吉东公司2015年和2016年提交给工商局的年报显示,何云霞为持股50%的股东,另外50%股份持股人名为石江。2017年及此后,何云霞从该公司股东名单中退出。

 

图文推荐

城市新闻

商业视点

新闻排行